初步交手(1 / 2)

加入书签

阳光过淡薄云层照耀着白茫的大地射出银的光芒耀得人眼发花。

在警察旁边的餐铺边着好几人,其就有我周露露。

周露看着狼虎咽的实在有无语,着你就来蹭吃喝的?

但又不不顺着掏出手继续付

说林风,你饿死投胎吗?”周露忍不了,一顿餐都吃小几十,哪有这么吃

办法,大早就老漠喊了,这得你们察局负”我抹把嘴上油,哼一句又续吃着。

老漠?周露露到这个呼嘴角搐了一,干脆当我祖得了,见两面长辈分。

“你是怎么系的?怎么不道”周露有些疑的看我。

下意识想到了个猥琐青山城大,但没说,惯着她,女人就得好好打敲打。

说到,还是为之前我的事。好好的杖给我不见了,搞的我迫又动点死气腿修好。

本来为医院有大量气,但次摸了圈后才道只是气重罢,现在上的死储量也勉强够

猜?”狡黠的了看周露,并作神秘:“我跟漠有个易,关你的”

“我的!”周露一下子忍住叫出来。

远处的妈看了来,拿手上的子喊着:“闺女,你的还熟,是的客人。”

“没事没,等会去拿”露露连哈哈的尬笑了

了行了,不逗你”我将了一半油条放了包装里,用擦了擦

陈,别着了,过来”招呼着后草从的一个影,不看的话发现不的,很显周露就没发

草的一滚动,里面走来了一穿着制的男警,一脸意的笑

儿,之是漠大叫我先说的”

周露露来还有奇怪,看见出的是陈,眼睛间就瞪了。

“陈安?!”

啊你,居然跟是一伙”周露咬牙切齿的,拳都握紧

不得,天你们个个的那么奇,合着故意的!”周露实在气过,就了陈安脚。痛陈安直凉气,着被踹地方。

“头,不是有的,昨漠大队要测一林顾问”陈安有委屈的释着。

就当周露还想陈安理一下的候,我手挡在两人中

了,别闹了,正事”

闻言陈立马在墩子上了个好方坐了来。

露露则小声嘟了几句:“早就说了,陪你坐上午了。”

陈,饿饿?”接过大递过来一笼包摆在地,一边一边看陈安。

“吃过”陈安了指肚

行,我你查的料查了”我又了半个子进嘴,看的露露脸都写满嫌弃,连心里在质问北为什要让自堂堂一队长级他的助

然看见周露露小动作,但暂时理她。

只是陈听到我资料时苦笑的了摇头:“没什资料,说了这察局盖前好像个道观遗址,具体一的都因代久了找不到”

“行”我也办法,事连警局都弄明白自就更别了。

过好像以问鬼,这法子《道家的纲五常》里说过。只是现正是阳充足的候,料鬼先生不会顶太阳真过来回我的问

头看向周露露:“是不不理解,为什么是助手?”

然,这要问?”周露露定的翻翻白眼。

“抓你肯定我专业,但是”顿了顿,挑着眉看着周露。

“跟鬼打道你肯是个二子”我意挑了通俗点说法,竟说干活又要释一堆,我可没闲工夫。

“鬼?”周露明显的了,大宕机了下。

此,陈表示已见怪不了,他开始听时也觉不可思,但自跟着漠队往地室走了遭后,在天天上都睡着。

着想着,陈安顶黑眼圈起了哈

……”露露直听见了一声,发现陈的神色分的憔,似乎近警察里好多都没精采的。

发生了么?难就我一不知道?周露露然意识了什么,脸悄悄红了起

那天么?”周露咬着嘴,脸都透了,清晰的着一个期前一人往地室跑,果出来个个都色白的人。当还觉得玩,拍几张照发朋友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